澳门新濠娱乐天地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12-26 04:10  【字号:      】

澳门新濠娱乐天地

  原标题:【解局】根治农民工欠薪,他们有话说

  年终岁末时,归家探亲日。

  临近年末,农民工是否能按时足额拿到应得的工资、踏踏实实回家过个好年,再度成为全社会关注的重点。

  今年11月,国务院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领导小组就清欠工作使出“铁腕”:自2019年11月15日至2020年春节前,在全国组织开展2019年度根治欠薪冬季攻坚行动。从南到北,从东到西,31个省份近期陆续进入了欠薪“清零”倒计时。

  早前,侠客岛“经济Ke”栏目曾就此话题推送过一篇《谁在拖欠农民工的工资?》,文章发布后,各路网友纷纷留言,提供信息之全面、翔实,也让岛叔对欠薪话题的复杂性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今天,我们对近千条留言做了精选摘编。究竟谁在欠薪?顽疾如何入手根治?相信这些“爆料”能提供很多参考。一起来读。

  欠薪

  近年来,农民工讨薪的极端事件少了,但欠薪的事情依然存在。这回部门联合、利剑出鞘,对准的是哪些欠薪“老赖”?

  一线亲历者吐槽的首先是和他们直接打交道的分包商、包工头,这个不难理解:

  “工程款早已经付给分包商了,是分包商或工头没有给农民工工资。分包商经常利用不明真相的农民工,说是业主不付钱,到了年跟前就围堵业主,组织农民工闹事。”

  “按合同约定,完工后付工程款百分之多少,其余钱款质保期后付给。结果活干到一半或者多点,包工头就指挥农民工闹事要钱,不给就去上访闹事。”

  还有不少人将问题“深化”一层,矛头直指企业,其中不乏央企大户被拉来“亮相”:

  “很多问题在央企,欠当地小企业工程款长达两年多,垫资的小老板快被逼疯了,一连串违约从央企不讲诚信开始。”

  “5栋30层的小区,说是按进度的60%结工程款,可从今年春节施工到现在,只给部分施工单位结了十分之一的款,施工单位都是敢怒不敢言。谁来监督国企大佬?”

  也有小企业无端中招:

  “小企业贷款门槛高,很多小企业不得已从民间借了高利贷,这样被高利贷压制的小企业主往往也没钱给工人开支。有的小企业主在高利贷的追讨中跑路了,工人工资也就没处要了。”

  此外,更近“根源”的欠薪大户也有迹可循。据国务院办公厅2016年发布的《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部分行业特别是工程建设领域拖欠工资问题仍较突出,一些政府投资工程项目不同程度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严重侵害了农民工合法权益。

  如今,给政府部门投资的工程项目打工也并非“万无一失”:

  “内蒙古某地的新农村改造,合同上说三年付清,433付款方式。这都多少年了,一共才付了50%,卖了车卖了房,借了高利贷依然付不清农民工工资。”

  “山东某市一个棚改项目,业主方是政府旧城改造下面的空壳公司,18年年底支付给劳务公司的工程款,也只有应付款的10%。整个项目施工方已经垫资4个多亿了,业主方一分钱的工程款也没有给。”

  近年来各地基建项目不断,资金回流慢、班子轮流换,行业中人见怪不怪,认定亏欠近乎“必然”:

  “欠薪的如果是各级政府及其组成部门,又如何管?现实中许多项目都是地方政府盲目上摊子、不顾自身财政条件造成,最终由农民工来背锅(有时也找一些没有背景的小工程公司)。”

  “欠薪的如果是各级政府及其组成部门,又如何管?现实中许多项目都是地方政府盲目上摊子、不顾自身财政条件造成,最终由农民工来背锅(有时也找一些没有背景的小工程公司)。”

  农民工风吹日晒,干最脏最累的活,到头来却难以拿到几个辛苦钱;看来看去,农民工工资出现的肠梗阻,根由千条万缕,接锅的只有他们自己。

  寻“根”

  冬季治欠开展以来,各地派出多部门联合执法检查组,重点排查招用农民工较多的工程建筑领域和劳动密集型加工制造业等领域的欠薪问题。

  一个月内,共处理欠薪案件6654件,向公安机关移送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案件354件,共为8.1万名农民工追发工资待遇10.75亿元。

  数字惊人之余,导致欠薪的源头性深层次问题也被网友不断讨论。行业秩序不规范?垫资施工?挂靠承包?谁是欠薪屡禁不止的祸首?

  很多网友上来即点名“层层分包、转包”,一个工程项目从甲方到乙方,中间任何链条出了问题,处在利益链末端的农民工就倒了霉:

  建筑工程规定除特殊行业,工程不允许分包,可是实际情况是90%以上工程项目都是开发商指定分包、工程建设方总包后层层分包,分包方层层剥皮,导致最后干活的农民工工资不能按时支付。”

  “拿着承包资格的公司大部分下面都没有施工人员,承包后转包给没有资质的小分包公司,这些小公司再具体找包工队工程队和他们签合同具体施工,最后真正盖房子的人和拥有盖房子资格的公司基本上没啥关系。”

  近日河北蔚县,一段信访局局长怒斥欠薪企业的视频在网上走红。视频中显示,当地李姓局长一日之内,替农民工从开发商处要回200万元薪资。诚如李局长所言,花样频出欺负弱势群体,真真是坏了良心。

  “有地方甚至会出现总包、承包、分包方挪用公款或者内部人员腐败,或者是有些恶作剧般地跟农民工承诺比所开发的项目承诺的农民工工资要高;而到了拖欠农民工工资时,如果甲方或者总包、承包、分包他们因为任何原因没有如期结算工资,也必定会被手底下一帮没得到工资的农民工小包工头追着要工钱。”

  在工程建设、房地产领域,项目预算不完备、资金链断裂等因素致使的恶意欠薪也有不少:

  “房地产领域是银行一收紧贷款,房地产企业就拖着农民工工资相当于一年左右的融资,还省了利息费用;而好多地方政府项目都是借债开工,没有税收支持下盲目举债大肆建设,结果到头来一地鸡毛。”

  “为什么要拖欠农民工工资?一是真没钱;二是加杠杆,拖一天就可以用有限的资金做更多的生意;三是农民工不怎么好管理,个别情况下磨洋工的,干活质量次,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用拖欠工资来确保工程进度和质量。”

  也有人从工程付款方式上挑出了欠薪“帮凶”:

  “我们这里有一些项目约定,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付合同价的40%,工程竣工验收合格满一年付至审计价70%,工程局验收合格满两年按审计价付清(不计息)。”

  由头一一揭出,如何综合整治?

  “猛药”

  沉疴须施猛药。这些年来,为解决欠薪的老大难问题,从中央到地方,各部门都出台了不少实招、狠招。

  比如早在2011年,刑法修正案就将“恶意欠薪”正式列罪;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1号文件《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详述了从根本上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政策措施。

  2017年底,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考核办法》,推动落实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属地监管责任。

  而继11月以来冬季清欠工作的“清零”重拳后,今年12月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草案)》,进一步明确用人单位主体责任、政府属地责任、部门监管责任,要求按约定及时足额支付农民工工资。

  考核指标强化,层层工作高压传导之下,被欠薪农民工比重从2008年的4.1%,2013年的1%,下降到了2018年的0.67%。全国劳动保障监察查处的欠薪案件、拖欠金额及涉及人数这3个指标近年下降幅度也都在30%以上。

  这回网友也对清欠措施提了不少建议,其中不少瞄准了源头治理,岛叔概括一番,不外乎如下几条:1,落实政府投资项目禁止垫资的政策;2,落实政府投资项目专款专用;3,规范工程建设分包;4,政府投资项目需要有保证金账户,农民工工资由银行发放。

  有朋友建议要对涉及公共资源交易的招投标领域进行系统规范:

  “该领域资金密集,规模巨大,但是却九龙治水各管一摊,造成监管失位,易生腐败,民意颇大。公共资源交易是政府投资的关键环节,源头把不好,后面必然走样。”

  有人聚焦中央现有举措的进一步细化:

  “要倡导分账制,就是要把农民工工资和分包收益分开,农民工工资由总包根据分包提交的考勤工资,通过政府开通的专用账户发到农民工个人银行账户上,如果总包把工钱给了分包而造成欠薪的,全部由总包垫付工资。”

  还有网友强调不要“铁板钉死”,具体问题尚需具体分析:

  “欠薪问题是个综合而复杂的问题,农民工作为其中一方主体,也并不都是白莲花,也有包工头‘宁死不欠’。实事求是,谁错打谁板子,才是最重要的。避免无良开发商与施工单位恶意拖欠工资的同时,也要防止制度被滥用、被利用。”

  对此,也需要更严密的政策手段与技术手段来堵住漏洞。

  今年两会时,李克强总理讲了一段经历:

  “几年前我到我国东北一个中型城市的建设枢纽工地上去考察,有一个印象至今挥之不去。在寒冷的天气里农民工在施工,其中有一位跟我岁数差不多大,我和他对话,他就希望一条:多加班,多挣钱。

  我说为什么?他说他的一个孩子考上了重点大学,他要挣钱使孩子安心学习,并且学习好。我从他的眼神里面看到他对下一代、对未来的期待。”

  中国共有农民工近3亿人,他们中的每一位都背负着家庭重担,支撑着家庭希望。对农民工个人来讲,工资是养家费、治病钱,对整个社会而言,农民工“不差钱”,全面小康之路才能“心安”。

  清欠路上,一个都不能掉队。

  整理/点苍居士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