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hg1088.com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6-02 18:26  【字号:      】

ag.hg1088.com

  原标题:珠峰顶现“拥堵”14人丧命 亲历者讲述更多事发细节

  央视网消息:前两天(5月31日),西藏自治区政府发布数据,2019年珠峰登山季,中国一侧也就是珠峰北坡共有241人登顶。相比珠峰北坡,位于尼泊尔的珠峰南坡更具商业化,甚至成了登山者的“网红”打卡地,在最佳登山窗口期间,出现了峰顶拥堵的情况。但是,危险也随之而来。

  

  张宝龙:“晚上出发,上面可能有一个四百米的高差头灯都是连在一起的,我当时就觉得今年人确实多。”

  这是张宝龙第三次登珠峰,身为向导,他要带客户趁天气可控的黑夜攀行八九个小时,计划天亮时登顶。由于天气变化,今年春季珠峰南坡适宜登山天数减少,几十支队伍集中登顶。走在张宝龙前面队伍里的一位尼泊尔登山者,在珠峰南侧拍下了这张疯传于社交平台的照片。南峰顶到顶峰之间,有一小段台阶,就是今年发生大拥堵的地方。

  这一小段台阶叫希拉里台阶,只许一人通过,是珠峰最后关口,虽然只有约十米,但因是岩石,鞋子难抓力,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后续冲顶队伍只好紧贴右侧雪檐,而左侧就是悬崖。据预估,获得登山许可的381个登山者,每人至少雇一位向导,攀登人数多达1000人。向导张宝龙:“当时在山顶上听说山上在堵车我当时觉得就坏了,上来的人着急上,下来的人着急下,大家都是上的人在努力往前走,不给人留位子。”

  

  登山队友汝志刚:“从C4营地出发的时候,我跟我的向导说我们今天必须要冲顶,但问题是,如果堵车的话,意味着你就在那边光消耗氧气,人没走所以这是非常危险的。”

  

  8000米以上的“死亡地带”,极寒缺氧。由于等候时间长达三小时,体力消耗过多,此次大拥堵已造成14人死亡3人失踪,而张宝龙为代表的中国队伍成功登顶且无一人伤亡。登顶后,多数人体能消耗大半,未及兴奋的他们,必须在下午天气习惯性变坏之前下撤至安全地带,但下撤时再次遭遇拥堵。

  

  张宝龙:“当我们从海拔八千六下来的时候后面有人就在向我们喊救命,当时我的客户说你上去救他,他说你要不去救他我就不走了,我当时很生气,我当时爆炸了我说如果他们自己队伍的人都不来救那我去救他谁帮你。”

  

  张宝龙并非杞人忧天,除自然风险不可控,极限环境加之长时间大拥堵,即便氧气充足,8公斤至25公斤高负重下,人体机能也随时可能崩盘。队友汝志刚就抓拍到一架直升机转运患者,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幸运获得这样的救助,而他本人还差点被滚落下来的登山者砸到。

  

  登山队友汝志刚:“视频里面的印度女孩,当时轰一声,滚了下来,后来她两个向导把她拉住,虽然说拉住了,但是意识恍惚我的一位尼泊尔朋友告诉我,她已经去世了。”加强资质审核 尊重梦想量力而行

  攀登珠峰,成了潮流,但在专业人士看来,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攀登珠峰,据统计,今年攀登珠峰者已经有十几人遇难。相比于中国对北坡登峰管控的谨慎,尼泊尔管辖的南坡更加商业化。只要能拿出三四十万人民币的登山费,无论有无登山经验,都可获发南坡登山许可证。而这也带来了安全隐患。

  张宝龙:“差两百米登顶的诱惑太大了,登顶有一千五百美金的小费甚至更多基本上都拼一下。”

  

  有钱可买保姆式服务,但买不到绝对安全。像张宝龙这样的中国向导,常年进行野外训练,严格控制饮食,顾客如果请他帮忙登珠峰,需在他的指导下至少进行一年半的高强度训练。这是他的自选动作,也是在回应中国的“5678体系”。

  张宝龙:“从60年代中国北坡登珠峰大家一直在努力推广登山要有经验,登山要登五千米,六千米,七千米,八千米。所以中国的攀山者相对来说绝大部分都是经过培训的,不管怎么样他们去珠峰之前少说都得登过三座山。”

  相关人士表示,登山管理部门先后对珠峰登山者年龄、登山经历等进行限定和审核,既尊重梦想,也呼吁人们量力而行。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